人.生.味

留着以后老年痴呆了看的。

生于何处

北京的雾霾越发严重了。

看朋友圈转发,有人受不了北京的雾霾,跑去昌平买了个老院子,装修一番,举家入住。

身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前几天老婆颈椎出了点问题,大夫对着片子滔滔不绝,我在一旁不禁再次质疑起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、生活的目标、以及生活的目的。

每日朝九晚九,周末蜷在家里补觉,要是二十郎当岁儿,也许还能享受一下这般生活;可人过而立,面对这样的生活状态,难免心生厌倦——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?

有几次,下午4点多钟,从那幢祖母绿的楼群里溜达出来抽烟的时候,看到不少姑娘挥舞着挎包、谈笑风生——已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下他妈的班了。转头一想,老子今天9点能走么?

苦逼呀苦逼。想换一个活法?有想法,可不知是太怂,还是用责任做借口,终归迈不出去这一步。闲云野鹤纵然自在,可西北风填不饱肚子。拼一拼弄点钱,然后遁入空门?想来想去不知道用什么拼,一不能拼爹妈,二不想拼脸皮,三又没得人脉拼。气急败坏之处,只能暗骂一声操你妹,拼你妈个屄呀,地遁而走不行么?还真不行。

牢骚满腹惹人厌,不是不想做计划,可眼看无望的计划做来何用呢。

终归是个俗人,逃不开浮华世事、喜怒哀乐、柴米油盐吗?

不!甘!心!

评论

© 人.生.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